從姐妹桌談起

03 June, 2009

0090_20090419

0106_20090419

姐妹桌
2009年南港地區


在4月份時,我很榮幸得以幫助大學同學做一個完整的婚禮紀錄。
這真的是一種榮幸,而不是一般的客套話。
我在做紀錄的過程中,看到了許多的感動。我拍了不少的婚禮,所以我很清楚,如此的場景已經變得非常的難得珍貴。

我在這場婚禮看到的是難得的傳統禮俗,有很多傳統的禮俗,他們都做到了。而且,女方家的姐妹桌的情形應是我第一次遇到。現在一般人都是提早進行,但他們的姐妹桌真的如古書中記載的那樣,在當天進行。我的同學的家人早在5點就開始準備菜了。約略6點半,所有的至親堂兄弟已經都擠在客廳了。我覺得這是很了不起的事。他們做的不只是如此。早在婚禮之前的送餅等事,都是她的父親親自逐家去送。這是多麼不簡單的一件事啊!

其實,這場婚禮上,就有長輩在說辦姐妺桌等事非常的麻煩及不方便,換作他們就公證即可。
傳統禮俗不只是單純的儀式罷了,一般人沒有深入去思考這事根本不會察覺到它的"功用性"。在不經意下,我們很容易選擇放棄它。

在都會生活模式下,大家的生活成本都極高,很容易的會讓人捨棄履行古早時候所留下來的這些繁瑣複雜的禮俗。如果細究這些禮俗,其實是維繫親情很關鍵的一種"儀式"。這些種種,都是讓彼此間有個聯繫的機會。
在都會生活中,維持一些禮俗變成是維繫親情的關鍵。

以露營起營火為喻,只要有起過營火的人都曉得,一攤的營火得要不時的去攪動一下。不然,營火就會漸漸的不再旺了。這些禮俗就像搞營火時攪動營火的柴的動作那樣,有效地讓彼此的親情活洛起來。

只是很多時候,我們都不曉得這小小的動作會有那麼大的影響;不經意下,我們放棄了如此的契機。
我家鄉過年時,很親的親友會在年前互送禮。像我的母親 - 梅花女士,就一定會煮一整隻鹵鴨給姑姑們或是煮咖哩等,再加上一些年糕給親友們送禮。在今年回家鄉時,梅花說她累了(終於),所以和親友互相約定不再搞這一套。這就是生活成本漸漸提高下所做的犧牲。只是很可惜的是,大家都看不到可能的負面衝擊。


吃雞  好起家
吃韮菜  長長久久
吃芹菜  作媳婦好勤快
吃魷魚  生子好育飼
吃魚丸  生子生孫中狀元
吃芋頭  新娘有頭路  新娘快大肚
吃甜豆  夫妻活到老老
吃魚尾叉  快做大家(婆婆)
吃芋頭  好彩頭
吃豬肚  子孫大地步
吃蓮子  早生貴子
吃魚鰓  快做老爸


相關文章


1 comments:

said...

梅花媽媽不再滷雞和煮咖哩了真是可惜,就像蘭花媽媽不再傳承外婆的粽子,舅舅和我最愛的月桃客家粽子,消逝的、懷念的味道哪裡尋阿~~~ -______-

熱情推薦:

關於作者

My Photo
Ahock
在台灣過著古晉人的生活,算是滯留台灣10多年了~ ps:這邊放的照片是我的母親梅花。
View my complete profile
Visitors
since 06 March 2008
網站日誌

  © Blogger templates Newspaper II by Ourblogtemplates.com 2008

Back to TOP